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吧网|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中彩网
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宋玉《舞賦》真偽辨

作者 張端彬

http://www.813217.com  2019-03-01 15:12:26   來源:長樂新聞網  【字號

  宋玉有十四篇作品傳世。

  其中《楚辭章句》錄有《招魂》《九辯》,《文選》中錄有《風賦》《對楚王問》《登徒子好色賦》《高唐賦》《神女賦》這七篇作品,目前學術界基本認定上述文章是宋玉的作品,而面對《古文苑》所載幾篇作品的歸屬權,至今仍有爭議,其中《舞賦》爭論尤為激烈,特別是郭沫若先生認為《舞賦》不是宋玉而是傅毅的作品,粗暴地剝奪了宋玉的著作權。

  文學史上有爭議的有兩篇《舞賦》,一篇是宋玉的《舞賦》,一篇是傅毅的《舞賦》。有人說傅毅的《舞賦》是仿宋玉的,也有人說宋玉的《舞賦》是從傅毅《舞賦》中節錄出來的。最早提出懷疑的是南宋章樵。他在為《古文苑》作注時說:“傅毅《舞賦》,《文選》已載全文。唐人歐陽詢簡節其詞,編之《藝文類聚》,此篇是也。后人好事者,以前有楚襄,宋玉相唯諾之詞,遂指為宋玉所作,其實非也。”胡應麟《詩藪》卻將《古文苑》所載宋玉六篇賦(包括《舞賦》在內)定為偽作。許多學者都相信章樵的話,只有王世貞提出過疑問:“傅武仲有《舞賦》,皆托宋玉為襄王問對,及閱《古文苑》宋玉《舞賦》,所少十分之七,而中間精語,如‘華袿飛髾而雜纖羅’,大是麗語。至于形容舞態,如‘羅衣從風,長袖交橫。駱驛飛散,颯沓合并。綽約閑靡,機迅體輕’;又‘回身還入,迫于急節。紆形赴遠,漼以摧折。纖縠蛾飛,繽焱若絕’,此外亦不多得也。豈武仲衍玉賦以為已作耶?抑后人節約武仲之賦,因序語而誤以為玉作也?”(王世貞《弇州四部稿》巻一百四十五《藝苑巵言》二)至清代,崔述在《考古續說》中,依舊堅持胡應麟觀點。

  到近代,胡適的觀點更加離奇,不僅否定宋玉對《舞賦》的著作權,連宋玉這個人的存在也“否定”了。受其影響,許多學者的著作如陸侃如的《宋玉評傳》《屈原與宋玉》、劉大白的《〈宋玉賦〉辨偽》、游國恩的《楚辭概論》、鄭振鐸的《文學大綱》、胡念貽的《宋玉作品的真偽問題》、湯漳平的《宋玉作品真偽辨》、朱碧蓮的《宋玉辭賦真偽辨》、高秋風的《宋玉作品真偽考》等,對宋玉《舞賦》真實性紛紛提出質疑。

  直到1972年《唐勒賦》出土以后,學人才對宋玉的作品有了重新認識,糾正了疑古派及郭沫若對宋玉作品及人品的全盤否定。上世紀末,譚家健、吳廣平、方銘、鄭良樹(中國香港)、高秋風(中國臺灣)等許多專家學者一致認定《舞賦》為宋玉所作,傅毅《舞賦》系偽作。這一觀點已為學術界所認同。

  2002年,劉剛先生在《遼寧大學學報》上撰文《關于宋玉〈舞賦〉問題》,對傅毅的仿作方式進行尋根溯源,并對兩篇《舞賦》進行比較研究,同時對《藝文類聚》的可信度進行質疑,從而認證《舞賦》應是宋玉的親作,傅毅《舞賦》只是仿作,也對郭沫若先生說的“不是宋玉作品”不點名地將了一軍。

  即便如此,學術界內仍有少數人持不同意見,認為“宋玉《舞賦》確為偽作,實為東漢傅毅《舞賦》的摘錄”。胡小林認為:“《舞賦》記載的《激楚》、《結風》是漢代初年方才在楚地流行的舞曲”,因此斷定:“宋玉不可能是其創作者”。

  這是不對的,作為舞曲《激楚》,在楚辭《招魂》中曾出現兩次:“宮庭震驚,發《激楚》些”、“《激楚》之結,獨秀先些”。至于作為舞曲名稱的“陽阿”,也曾在宋玉的《對楚王問》中出現過:“客有歌于郢中者,其始曰:《下里》《巴人》……其為《陽阿》《薤露》,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……(見宋玉《對楚王問》)”“陳鐘按鼓,造新歌些。《涉江》《采菱》,發《揚荷》些(見宋玉《招魂》)”。“揚荷”即“陽阿”。《招魂》《對楚王問》都屬于先秦文學。胡小林文中所舉的例證是站不住腳的。

  至于文中的“才人”,胡小林也理解錯了。這里的“才人”不是“妃嬪”或者“宮女”,應是指“有才之人”。這樣才能對得上下文“天下之至妙”。在先秦文學《左傳·文公十六年》就出現“材人”一詞了:“國之才人,無不事也,親自桓以下,無不恤也。”又見《詩經·魯頌·駉》:“思無期,思馬斯才。”《左傳》:“才,多材也。”楚王舉辦宮廷舞會,不可能自己一人看,肯定請來很多王公貴族,當然也包括宋玉、景差、唐勒之類的文人。這些人自然都是“材人”了。這些人都在欣賞精美絕妙的舞蹈,不是舞者。“窮觀”一詞再明白不過了。是在看,不是在跳舞;是在欣賞,不是在表演。只有到西漢漢文帝時,“材人”才成了“宮女”或“妃嬪”專用詞了。

  《舞賦》是文學作品,也是研究古代舞蹈的珍貴的原始資料。通過它可以探討舞蹈的起源以及荊楚的民風民俗。宋玉的《舞賦》不足300字(268字,不算標點),傅毅的《舞賦》文字是它的兩倍。究竟是傅毅仿宋玉的,還是宋玉的《舞賦》是傅毅《舞賦》的節錄?這樁文史學界公案爭了一千多年依然無法定案。

  朱碧蓮《宋玉辭賦譯解》(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7年2月第1版)只承認《九辯》《風賦》《高唐賦》《神女賦》《登徒子好色賦》《對楚王問》六篇是宋玉的作品;《古文苑》中所載的《笛賦》《舞賦》《大言賦》《小言賦》《諷賦》及《招魂》,她認定并非宋玉所作。對《舞賦》,她依舊持舊說,認為是“摘錄”。

  我個人認為:過去那種鉆進舊書堆中考證的老路是行不通的。除非地下出現新文物或者時光能倒流,否則再爭論一千年也爭不出結果。應該從文風即寫作方法入手去探討。程本興先生就是將宋玉的《舞賦》與傅毅的《舞賦》放在一起,讓人去比較、分析,通過鑒別就能分辨優劣、真假了。

  宋玉的《舞賦》短小精煉,全賦圍繞著“舞”而展開。整篇文章只有268字,卻把舞女、舞曲、舞姿描寫得活靈活現。《舞賦》分為兩大段,第一大段從開始至“試為寡人賦之”,共63字。它采用宋玉始創的設辭問答的形式,語言古樸簡明,引起讀者的興趣。第二大段共205字,它句法靈活多變,文風流暢,鋪陳寫實,傾向于散文化。“其始興也”以上多為三字句、四字句、六字句、八字句,有點類似《九辯》;“其始興也”以下是四字句,整齊規范,層次井然,與《招魂》(正文)風格相似,是《招魂》的親姐妹。它一氣呵成,所用的詞匯極其豐富,將歌舞者的形象以及各種高超的舞姿寫得活靈活現:

  其始興也,

  若俯若仰,

  若來若往,

  雍容惆悵,

  不可為象。

  羅衣從風,

  長袖交橫,

  駱驛飛散,

  颯沓合并。

  綽約閑靡,

  機迅體輕。

  合場遞進,

  案次而俟。

  埒簇角妙,

  夸容乃理。

  軼態橫出,

  瑰姿譎起。

  回身還入,

  迫于急節,

  紆形赴遠,

  漼似摧折。

  纖縠蛾飛,

  繽猋若絕,

  體如游龍,

  神如素蜺。

  遷延微笑,

  退復次列……

  隨著悠揚的琴聲,舞女們開始跳起舞蹈,

  她們忽而俯身,忽而仰首,

  忽而跳過來,忽而跳過去;

  儀態是那樣雍容,那樣惆悵。

  呵,難以用言語來形容。

  看她們輕柔的羅衣隨風飄揚,

  長長的衣袖不時左右交橫,

  忽聚忽散,時分時合,

  伴隨著優美的樂曲時快時慢。

  她們的體態柔美而閑雅,

  舞姿疾回旋如弩的速發,

  她們隊形整齊,

  照順序登場獻技;

  她們各顯才能,

  爭比巧妙,一個賽過一個;

  她們容顏秀美,裝飾華麗,

  技巧卓絕,舞姿各異,

  來回旋轉,令人眼花繚亂。

  等舞女們再次上場時,

  舞曲已換急促的節拍,

  她們騰身躍起,來回疾舞。

  身穿薄紗,輕盈如飛蛾,

  細腰擺動,柔軟如折,

  體態婉轉如同游龍,

  長袖漂浮如白虹。

  她們時而又向后倒退,嫣然微笑。

  舞畢便離場退回隊列……

  此外,賦中歌舞者年齡、面容、服飾、裝飾也寫得非常成功,重現兩千多年前的楚風。“姣服極麗,姁媮致態。貌嫽妙以妖冶兮,紅顏曄其陽華。眉連娟以增繞兮,目流睇而橫波。珠翠灼礫而照耀兮,華袿飛髾而雜纖羅。顧形影,自整裝。順微風,揮若芳。動朱唇,紆清陽。亢音高歌,為樂之方。(舞女們服飾艷麗,姿態美妙;容貌嬌媚,面色紅潤;眉如彎月,雙眼秋波暗送情意。頭上珠翠閃著耀眼的光華,華麗的長袍裝飾著飛動的燕尾,還配上纖細透亮的絲羅。她們顧影自盼,打理自身服裝,隨著一陣陣微風吹拂,渾身散發出杜若的芬芳。她們輕啟紅唇,放聲歌唱,歌聲悠揚清亮,余音繞梁久久不散。呵,這就是楚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)”。當年的歌舞場面寫得多么形象、多么生動!

  宋玉《舞賦》寫的是內宮中的舞筵,傅毅的《舞賦》寫的是皇苑內的舞蹈盛會,場面更加壯觀;宋玉的《舞賦》只分兩段,第二大段只有205字。傅毅的《舞賦》(第二部分)分為五大段,約700字左右,顯得既雜又亂。從月亮開始升起寫到“歡洽宴夜,命遣諸客”,真正寫“歌舞”的場面不多,不足300字,尤其最后一段,寫歸途中的“擾躟就駕,仆夫正策。車騎并狎,巃嵸逼迫……車音若雷,騖驟相及。駱漠而歸,云散城邑……”完全跟“舞”沒有半點關聯,是畫蛇添足,不應該叫《舞賦》,應該改名《夜宴》,完全是模仿的痕跡。

  有比較才有鑒別。

  宋玉的賦有十二篇(不包括《九辯》《招魂》),數《舞賦》寫得最好。它短小精煉,整篇結構像一串項鏈,佩掛在美人胸前,耀人眼目。它節節相扣,少半行脫節,多一行節外生枝。無一行贅言,無一處白字;相比之下,傅毅的《舞賦》繁雜冗長,無中心話題,零零碎碎,像一盤散沙。

  不怕不識貨,就怕貨比貨。兩篇《舞賦》對比之后,孰優孰劣就一目了然了。誠如程本興先生所言:“傅毅的《舞賦》充其量也是在宋玉這篇《舞賦》的基礎上添油加醋鋪張出來的”。

  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

  由此,我斷定:宋玉是《舞賦》的主人,章樵、胡應麟的質疑不足信,傅毅的《舞賦》系仿作!

  參考文獻:

  [1]于平等注釋.《昭明文選》卷十七[M].華夏出版社,2000年.

  [2]劉剛.關于宋玉《舞賦》的問題[J].遼寧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,2002(04):19-22+135.

  [3]胡小林.宋玉《舞賦》真偽補考[J].襄樊學院學報,2010,31(07):25-27.

  [4]程本興.《走進宋玉》[M].中國年鑒社.2004年.

相關新聞

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吧网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21点游戏怎么玩 辽宁12选5交流群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11选5有赚钱的人吗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任我赢自动投注系统 速赢计划手机版 真钱二八杠棋牌游戏 彩计划软件哪个好用